主页 > 都市言情
非原创纵慾的紫筠

纵慾的紫筠

这天是紫筠的生日,晚上请了假,准备和大学时期的好友一起去KTV狂欢一番。晚上七点整,紫筠和琪琪、雅惠、玉茹、婉萱、思铃、建成、家勛、永义六女三男已经在KTV的包厢中了,可是弘扬却迟迟未现身。

琪琪、雅惠、玉茹、婉萱、建成和家勛都是紫筠大学时代的好友永义是玉茹的男友,思铃则是家勛的女友,在介绍彼此之后,年轻人不一会儿就熟了。

直到七点半多,弘扬才和阿贤一起进入包厢。看到阿贤,紫妤心中『砰』的一跳,想起那天被他看到自己的淫荡模样,下体不禁热了起来,不知道弘扬今天找他来的意思什么。

『大嫂,生日快乐啊。』阿贤笑着说。

『谢谢光临喔,坐啊。』紫筠客气的回答。

『那我坐这啰。』阿贤毫不客气的在紫筠左边坐下。

她今天穿了一袭连身的紧身裙,大约膝上10公分左右吧,但是沒穿胸罩,因为衣服本身已经有胸埝了。原先紫妤身边坐的是琪琪和玉茹,这样一来由左至右形成了雅惠、琪琪、阿贤、紫筠、玉茹、永义、思铃、家勛、婉萱及建成。

『弘扬哥,那你坐我这啰。』雅惠嗲声嗲气的说着。

那表情像极了发情的母狗。

雅惠今天穿的有够风骚,超短的迷你裙,配上一件小可爱,还好外面罩了一件衬衫,不然她35D的大奶子,恐怕都要出来和大家打招唿了。

雅惠可是同学公认的大美女,也是大家推崇的大骚货。她大学交过的的男友,恐怕可以组一支职棒球队了,这还不包含地下的。

『弘扬学长,坐我们中间啊。』琪琪娇滴滴的说着。

琪琪是雅惠的姊妹淘,今天穿的像清纯少女似的,短短的A字裙,配上一双运动鞋,上衣是紧身的T-shirt,托着一对也不算小的奶子。

『谢谢啦!』弘扬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两个美女中间。

紫妤心里一股酸酸的感觉,看着雅惠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屁股紧紧的靠着弘扬,真是五味杂陈。

雅惠立刻把衬衫给脱了,里面的小可爱还是细带低胸,酥乳已经涌出一大半了。

在场的每个男人都不经瞄了一眼。永义几乎是直直的瞪着雅惠的胸部看着,直到玉茹狠狠的捏了他一下,才回过神来。

玉茹今天穿着两件式的套装,一副上班族的打扮,鹅黄色的上衣以及及膝的裙子,看起来端庄贤慧。

思铃打扮也相当火辣,超短、低腰又宽松的热裤直抵到大腿底连红色的内裤都露出一截,雪白而修长的大腿,就呈现在众人,再配上一件中空装,十足的辣妹打扮。

而婉萱则穿着一件紧身棉质的白色长裤,将她的浑圆又结实的臀部,称托得更加丰满,水蓝色的底裤也若隐若现。上半身则是用细带缠住脖子及腰间的露背装,很明显的沒穿内衣,就像一件肚兜一般。原先还罩着一件白纱外衣,进到包厢就将它脱了。

接着大家就开始喝酒、唱歌,免不了一阵嘻嘻鬧鬧。大家都喝了不少酒,这边雅惠对着弘扬,也是哥哥长哥哥短的叫个不停,把一对大奶直往弘扬身上推。

『弘扬哥,你摸摸我的胸口,我心跳的好快喔。』雅惠发骚的说。

『怎么啦』弘扬轻轻的问。

『看到你这么帅,ㄋㄟㄋㄟ头都晕了。』雅惠连ㄋㄟㄋㄟ都喊出来了。

琪琪也在一旁干脆整个人都倒在弘扬身上,头也枕在弘扬的大腿上,倒挺像在帮他口交似的。

那边思铃醉醺醺的抓着麦克风,与建成两个人在在电视前边唱边跳,一副非常陶醉的模样。而且越跳越火热,建成干脆毫不客气的一手摸着思铃浑圆的臀部轻轻的搓揉,一手搭着她的白晰的腰,跳起三贴了。

思铃的热裤实在太短又宽松,让建成几乎是摸着她整个又圆又翘的屁股,另一只手从她的中空装的腰部,慢慢的往胸部袭击。

『嘤……』的一声思铃似乎忘了家勛就在旁边,整个人就贴在建成身上,下体更紧贴着建成的大腿上下摆动。

而婉萱似乎喝醉了,整个人倒在家勛的身边。家勛自然也毫不客气的从婉萱如肚兜般的露背装后面,大胆的将手伸进去,按摩她柔软的酥胸。

玉茹已经喝了不少酒,行为也放荡起来了。『雅惠,妳不要以为妳的胸部很大,告诉妳,我的也不比妳差。』玉茹颇有较劲的味道。

『真的吗有沒有胆子到厕所比一比啊。』雅惠不甘示弱的说。

『比就比,但得找个公证人。』

『妳说找谁啊』

『当然是永义啊。』

『去妳的,妳男朋友当然帮妳啦,再说,妳不怕他看上我的大奶子吗』雅惠说话越来越下流了。

『那妳说呢』

『公证人当然越多越好,我找弘扬哥。』雅惠说。

『那得问紫筠啊』弘扬看看紫筠,紫筠彷彿喝醉了,斜斜的倒在阿贤身上。

眼看每个人都喝的七荤八素,于是四人浩浩荡荡的出去了,趁人不注意,通通挤到女厕所去,可是实在太多人,根本挤不进一件厕所。

『不如到楼梯间去吧,那沒人。』雅惠大胆的提议。由于大家都喝多了,就一拥到楼梯间。

『好,我先脱。』说完,雅惠就脱去她的小可爱,一双白白的大乳马上跳出来,粉红色的乳头也早已经直挺挺的翘起来,她用双手捧着双乳,指尖搔弄着乳头,眼睛妩媚的看着弘扬。看来雅惠的胸部比之前更大了。

『换妳了,玉茹。』雅惠挺着酥乳说着,彷彿四下无人。

『脱就脱。』玉茹也立刻脱去上衣,露出黑色的性感蕾丝内衣,只见内衣仅仅遮住了下半部的奶子,衬托出丰厚圆满的酥乳,上半部的就呈现在众人眼前了。

原来外表端庄的玉茹,却是个闷骚的小荡妇。

『弘扬哥,妳评评理,谁的大嘛。』雅惠嗲声嗲气的说着,还伸出舌头舔着嘴唇。

『永义,我的是不是比较大。』玉茹靠近永义说。

『用看的哪看的出来,不如用摸的吧。』雅惠彷彿豁出去了。

『好啊,永义快摸我。』玉茹说完,就脱下她得性感胸罩,让她圆润的一对大奶也出来透透气。

『弘扬哥,摸ㄋㄟㄋㄟ啊。』雅惠拉起弘扬的手,就往胸部拉。

两男当然毫不客气的摸着玉茹和雅惠的酥胸,雅惠和玉茹的胸部原来真的大异其趣,雅惠的丰满柔软,玉茹的坚实挺立,但都是一对迷人的奶子。

只是弘扬摸的是一个小浪女,永义摸的却是自己的女朋友。而且弘扬被雅惠这么一逗,早就心痒痒了,哪里是摸她的大小,根本就狠命搓揉起雅惠的酥乳了。

『喔……弘扬哥,你好会摸喔……摸的ㄋㄟㄋㄟ好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摸的我都……都有点痒了……』雅惠居然也发起浪了。

永义当然不示弱,也拿出本事挑逗玉茹了。

『啊……不是这样……啊……別逗我……人家在看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会叫出来的……』玉茹也禁不起的呻吟起来。

『弘扬哥……我的奶子大不大……有沒有比紫筠的大啊……妳好会揉……揉的ㄋㄟㄋㄟ全身都热起来了……嗯……人家会忍不住的……嗳啊……人家快忍不住……』

『忍不住什么啊』弘扬故意问。

『忍不住……忍不住对不起朋友啊……』

『为什么』弘扬继续问。

『忍不住要弘扬哥哥……要哥哥……要……喔……』雅惠已经在娇喘了。

『要什么』

『要哥哥幹……要哥哥……』雅惠开始不知所云了。

『幹什么啊。』弘扬依然明知故问。

『要哥哥幹ㄋㄟㄋㄟ啊……』雅惠放浪的说。

『不行了……哥哥……ㄋㄟㄋㄟ受不了了……弘扬哥哥太会摸了……ㄋㄟㄋㄟ已经受不了了……』说完,雅惠的手,立刻伸进弘扬的裤子中,往他的大鸡巴摸去,另一只手,自己掀起了自己的迷你裙,就往私处摸。不摸还好,一摸之下,摸到一条似铁棍的大傢伙,不禁又欢喜,又害怕。

『唉啊……哥哥的好大……ㄋㄟㄋㄟ好害怕啊……』

『怕就算了。』弘扬故意说。

『不行,让ㄋㄟㄋㄟ试试嘛。』说完,就自己蹲下来,让弘扬坐在楼梯上,拉开裤子,轻轻的扶出弘扬的大鸡巴,张开口,就把大鸡巴给含进去了。沒想到,越含越大,就直直的捅到喉咙了。

弘扬双手更用力的搓着雅惠的一对大奶子,雅惠发不出声,只好哼哼哈哈的闷声。

另一边,永义看到这场活春宫,早就傻眼了。

猴急的掀起玉茹的裙子,伸出魔掌,已经摸到玉茹的私处了。

沒想到玉茹一副端庄贤淑的模样,裙底风光可是一点也不含煳。底裤是和胸罩一套式的黑色蕾丝边,两边开着高岔细细的底部,仅能勉强遮住私处的三角地带。

永义也不扯下内裤,直接将手进入玉茹的底部探索。

『啊……別再来……我……』玉茹娇喘着,扭动着下体,似乎想躲开永义的攻击。可是身体的另一部份,早已经不争气的冒出淫水,小洞也一开一閤的像是等着男人的插入。

『永义,別再逗了……我不行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快忍不住了……』玉茹已经溃堤了。

这边雅惠吐出弘扬的傢伙,不停的呻吟起来。『哥哥,別逗了……快点来……ㄋㄟㄋㄟ的小穴……好痒……痒死了……』说完就站起身来,两腿张开,扶住弘扬的鸡巴,就往自己的穴中套去了。

『喔……好大……』雅惠娇唿着。

『大,还有一节耶。』弘扬调侃说。雅惠自己摸着,当然知道还有一节,可是已经快吞不下了。

『喔……哥哥的好大……亲哥哥……妳的鸡巴好……大……啊……已经到了……到ㄋㄟㄋㄟ的花心了……』雅惠心想,紫筠都吃得下,自己怎么能示弱。用力往下一坐,又进去了一小段。

『啊……好紧……哥哥的鸡巴……把ㄋㄟㄋㄟ的塞的满满的……ㄋㄟㄋㄟ吃不消了……ㄋㄟㄋㄟ的穴好……紧……ㄋㄟㄋㄟ来了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ㄋㄟㄋㄟ要来了』在酒精的作用下,雅惠居然撑不了两三下,就自己洩身了,软软的摊在弘扬身上。

弘扬才刚被挑起,怎么可以放过这个小骚货。扶助雅惠的屁股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挺起鸡巴就往雅惠的穴插进去。这一插,可让雅惠吃不消了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別动了……ㄋㄟㄋㄟ受不了……哥哥停一停啊……ㄋㄟㄋㄟ的穴……ㄋㄟㄋㄟ的穴好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又痛又痒的……啊……ㄋㄟㄋㄟ酥了……ㄋㄟㄋㄟ的小穴都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很心的哥哥……』雅惠在弘扬的抽插下,不禁又发起浪来了。

『我狠心啊,那不来了。』弘扬又逗着雅惠,要拔出来。

『別……別……別拔出来,ㄋㄟㄋㄟ……ㄋㄟㄋㄟ里面还痒啊……哥哥……弘扬亲哥哥……我的大鸡巴哥哥……插ㄋㄟㄋㄟ……用妳的大淫棍……用妳的大屌……插ㄋㄟㄋㄟ的小淫穴……ㄋㄟㄋㄟ湿了……湿透了……小淫穴好痒……要哥哥用力的插……用力的幹……』雅惠已经肆无忌惮的叫春了。

另一边的永义,听到雅惠这种放浪形骸的叫床声,哪里忍的住。嘶的一声,扯破了玉茹的内裤,将玉茹推在墙上,挺起她的屁股,急急的脱掉自己的裤子,掏出鸡巴,准备用狗爬式的从玉茹的后面插进去。玉茹可沒那么大胆,闪闪躲躲的不让永义进入。

『別……別这样……永义……会被看到的……』玉茹害羞的说。

『不会有人的。』永义可是非上不可了。

『有……有……有弘扬……啊。』玉茹已经满脸通红了。原来玉茹早就对弘扬有意思了,之所以想和雅惠比一比,有一半是因为看到她对弘扬的风骚模样。所以不愿让弘扬看到她自己和別人做爱的样子。但永义哪知道玉茹的心思,还以为她害羞。

『沒关系,他沒空看我们的。』永义说完,挺起鸡巴,就往玉茹的穴中插进去了。

『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我会叫出来的……啊……永义……別这样……』玉茹轻声的呻吟着。听着雅惠放浪的叫声,永义心想,玉茹越是不敢大声,就越是用力的插她,要让她大声的喊出来。

这边雅惠开始适应弘扬的傢伙,更是加速的套弄,享受起来了。

『啊……哥哥的鸡巴……是我见过最大的……ㄋㄟㄋㄟ的穴美死了……好美……好爽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到花心了……舒服死了……ㄋㄟㄋㄟ又要来了……高潮了……ㄋㄟㄋㄟ爽死了……』眼看雅惠又要洩身,弘扬这次採被动为主动,抱起她的身体,把鸡巴抽出来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別抽出来……ㄋㄟㄋㄟ政要来了……別停啊……』雅惠已经像个小母狗似的追着弘扬的鸡巴。弘扬将雅惠转过身,让她的手扶着楼梯,也从背后狠很的 插进去,这次可是弘扬主动了,当然毫不客气,八吋长的大鸡巴,一次次狠很的往雅惠的小穴中用力抽插,每次都直顶花心,插的雅惠全身酥麻,淫水直流。

『啊……啊……狠心的亲哥哥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妳要插死妹子了……用力插……ㄋㄟㄋㄟ的穴……早就想被哥哥插了……今天终于被哥哥幹了……哥哥果然厉害……用力幹吧……操死亲ㄋㄟㄋㄟ的小浪穴……』

『妳很早就想被我幹啦,想多久啦』弘扬好奇的问。

『想好久了……哥哥別问了……插死妹子吧……』

雅惠不肯说,更引起弘扬的好奇。

『妳不说,我就停了喔。』

『唉……啊……就是从上次嘛……別问了……ㄋㄟㄋㄟ好痒喔……』

『哪次啊』弘扬紧追不捨。

『就是上次……你在紫筠理幹紫筠这个小浪货……她叫的好浪……我……我在外面偷看到的……看到哥哥的鸡巴好大……害我自慰了一整晚……都沒现在这么满足……』雅惠下体在弘扬的勐力抽插之下,一阵又一阵的快感,不停袭来,直冲向脑门,什么也不管了。

『妳还真是个小骚货。』弘扬说,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。

『对……ㄋㄟㄋㄟ是骚货……要哥哥天天来插……死ㄋㄟㄋㄟ……ㄋㄟㄋㄟ的穴好欠幹……欠哥哥的大鸡巴幹……ㄋㄟㄋㄟ是个欠操的小贱货……小浪货……ㄋㄟㄋㄟ的贱屄……就是要哥 哥用力的操……操死ㄋㄟㄋㄟ吧……ㄋㄟㄋㄟ要来了……这次不行了……ㄋㄟㄋㄟ要洩了……啊……喷了……ㄋㄟㄋㄟ喷淫水……啊……喔……ㄋㄟㄋㄟ酥了……』

雅惠说完,一股阴精从穴中喷出,直冲向弘扬的龟头,从小洞的细缝中,顺着大腿,流到地上。

另一边,永义依然狠狠的幹着玉茹,而玉茹在永义的攻击之下,也渐渐守不住衿持,开始迎合永义的抽插。

『永义……我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快来吧……用力点……我里面好痒……用你的帮我止痒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』玉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,一方面小穴里实在痒的利害,一方面又害羞的低着头,不愿被弘扬给看到,心中实在五味杂陈。

『妳说哪里痒啊我要怎么帮妳止痒』眼看玉茹已经浪起来了,便放慢速度,慢慢的挑逗玉茹。

『永义……你知道的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就是那里嘛……不要停啊……』

『妳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,快说!』永义干脆停下来了。

『別停……我说……我说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小穴好痒……要你的……你的……你的那个……帮我止痒……』玉茹私处早已氾漤成灾了,经不住挑逗,就开始扭起屁股,往永义的鸡巴顶。

『我的那个』永义还是不放过玉茹。

玉茹心里恨的痒痒的,但是下体一阵阵酸麻的感觉,要男人用力的抽插,才能解馋。

『永义……別再逗了……就是那个嘛……』玉茹还是害羞的不肯说。

『快说。』永义突然勐力一挺。

『啊……』玉茹大叫一声,小穴的泉水一涌而出。

『我说……別停……是你的鸡巴……是你的大鸡巴……用力帮我……帮我止养……』玉茹终于被逗的受不了。

『是妳说要的喔。』永义还不放过玉茹。

这时玉茹气不过了,心想:你既然要逗我,那我也来逗逗你,就说:『你是不是不行了,不行早说嘛,我叫弘扬来幹我,他的看起来好大,瞧雅惠美的……我也来试试好了,一定很爽……』

『妳这个荡妇。』这句话可惹恼了永义,挺起腰,开始死命的抽插。

『嗳啊……轻一点啊……別这么用力……別把我的小穴给插坏了……人家还要留给弘扬哥呢……喔……再来啊……你不来的话……我可要去偷男人了……』玉茹的方法果然奏效,永义卯起来拼了命的幹她。

『喔……好舒服……ㄋㄟㄋㄟ的小贱屄好美……用力啊……用力幹死ㄋㄟㄋㄟ……还是妳要ㄋㄟㄋㄟ我去找弘扬哥哥……让他的大屌来插ㄋㄟㄋㄟ的小贱屄……让你戴绿帽……你说……啊……快说嘛……』这下玉茹反客为主,逼着永义将清楚,说明白。

『好啊,既然妳这么骚那我就先幹死妳。』

『真的吗……来啊……幹死我……不然我去偷人了……啊……ㄋㄟㄋㄟ酥了……ㄋㄟㄋㄟ的小穴好美……哥哥好会幹……用力啊……不要停……ㄋㄟㄋㄟ来了……ㄋㄟㄋㄟ舒服死了……』

永义岂受的了这等风骚的的叫床声,一时阴茎暴涨就要喷了,而玉茹觉得永义的鸡巴突然长大,知道他要洩身,更是死命的摇着屁股大喊起来。

『哥哥……来啊……喷给ㄋㄟㄋㄟ……喷在ㄋㄟㄋㄟ的穴里……用力……用力啊。』永义在这样的挑逗下,一股浓浓的阳精就喷进玉茹的穴中了。

『啊……好烫喔……哥哥的精烫的ㄋㄟㄋㄟ好舒服……ㄋㄟㄋㄟ也来了……』玉茹终于也洩身了。

当两人终于结束的时候,才发现弘扬一直笑着看着他们。

『你们真是天生一对,配合的真好。』弘扬笑着说。

『是吗你和雅惠也不错啊。』永义笑着回答。

『不!不!,雅惠刚刚就不行了,可是我还沒完呢。』弘扬脸上挂着一脸苦像说道。原来雅惠刚才就洩身了,现在还软软的趴在弘扬的身上,两腿张开开的,内裤都也挂在脚边,底下的小穴的口都还沒阖上,小穴口也被淫水滋润的湿答答的。

玉茹底下也是一塌煳涂,看见弘扬正对着他笑,赶紧害羞的低下头,拿出面纸,擦拭自己的下体。

『玉茹,还要不要比啊』雅惠对着玉茹问到。

她这一说,才令他们想起,他们本还是要出来比一比胸部大小的,如今居然在楼梯间大幹了一场。

『好啊,你们居然在这里乱搞。』突然冒出的声音,把四人都吓了一跳。回头一看,原来是琪琪,四人不禁都有些发窘。

『琪琪,別告诉別人,好不好』玉茹害羞的说。

『那这么可以,我一定要告诉大家,你们在这里乱来。』琪琪像发现宝物似的非常开心。

『把她姦了。』雅惠在弘扬耳边说。

『什么』弘扬转头看着她,不懂她的意思。

『把她姦了,不然你不怕她和去和紫筠说吗』雅惠把话挑明的说,说完就走到琪琪身边。

『琪琪,我的好姊妹,別这样嘛。』雅惠在琪琪身边磨蹭着。

『不行,紫筠也是我的姊妹啊。』琪琪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。

『好嘛,妳不想嚐嚐弘扬哥哥的大傢伙嘛。』雅惠在琪琪耳边说着。

琪琪听完吃了一惊,『啊!』琪琪大叫一声的一声,雅惠已经将琪琪的裙子给扯下来。

原来琪琪的裙子是所谓的一片裙,一条长长的绳子绑在腰旁,雅惠手快,一下就教琪琪的下体暴露在大家眼前了。

而琪琪的渎裤更是精彩,与其说是白色,倒不如说是透明的,完全透明的布料,将私处的毛毫无保留的映出来,就连小穴也隐约可见。而且雅惠更顺势一推,将她推进弘扬的怀中。

『好哥哥,你可要好好伺候我们琪琪,你的鸡巴那么大,別把她吓着了。』雅惠此时是非把琪琪拖下水了。

『你们是坏人,就会欺负我。』琪琪埋怨似的说着,其实心里何尝不想,刚才在包厢里,躺在弘扬的腿上,偷偷摸着弘扬,感觉到他巨大的鸡巴。就恨不得扒开他的裤子,好好的舔弄一番。

后来看着弘扬和雅惠他们走出去,不一会就藉着倒饮料的名义偷偷的跟在后面出来了。发现他们不在厕所里,刚想回去,就听到雅惠发浪的叫春声,也就跟着到楼梯间来了。

看见四人双双的幹在一起,下体早就发麻,淫水也不停的涌出,撩起裙子,一边偷窥他们,一边在楼梯口自慰起来。一直等到永义他们完事,就想出来吓吓他们。

无巧不巧,琪琪一被推向弘扬,楼梯口又多了一人,婉萱。

原来婉萱根本沒睡着,又被家勛弄得搔痒难当,心里实在难过,但是毕竟思铃就在旁边,心想总不能当着她的面和她的男友幹上了吧。

可是下体实在痒的受不了,而且淫水就快湿透白色的长裤了。只好忍住,爬起身来,到厕所里,将小洞的水擦拭干净。

沒想到不摸还算了,一摸之下,更加的搔痒难耐。心想:『死阿伟为什么还不放假,难怪人家都说会兵变,我这么年轻,在这样下去我可要偷人了……啊……好痒啊……痒死我了……』

就在婉萱自怨自艾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大叫一声,声音到很像琪琪。于是就闻声出去看看,正看到琪琪倒在弘扬怀中。

环顾他们五人,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。雅惠的裙子掀至腰间,底裤挂在左脚的脚踝上,赤裸着上身,小可爱却挂在楼梯扶手上。

弘扬的裤子也褪至脚边,双手抱住琪琪在她身上肆意的抚摸,而琪琪似乎半推半就着回应。

永义正在整理衣服,而眼睛却直盯着雅惠那一对大奶子。

玉茹也在穿衣服,满脸通红的看着弘扬。眼神中怨怼的神色,也不知是针对弘扬还是琪琪。

『啊……雅惠……妳是坏人……居然设计我……啊……』琪琪娇喘的说着。

『弘扬哥哥,你听听,光骂我呢。』雅惠还调侃琪琪。

弘扬刚才被雅惠弄得不上不下,此时正好用来对付琪琪。一手拉起她的上衣,而琪琪得胸罩也含底裤一样,透明的性感内衣,弘扬索性不将它脱下,直接就将口对着琪琪的乳头吻下去,在用舌头舔处着乳头,牙齿不轻不重的咬着。

另一手往琪琪的私处摸去,隔着薄薄的底裤,已经摸到琪琪的阴核了。于是乎,弘扬就将指尖轻轻的抵在阴核上,慢慢的搓揉。这样的上下夹攻琪琪哪里受的住,再说对像又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弘扬,更是春情氾漤。

『坏哥哥……別逗了……琪琪会受不了的……快停啊。』琪琪一边喊着,一边却用手在弘扬身上探索起来,下体更是往他身上贴。

弘扬岂能载着个时候松手,『嘶!』的一声,已经将琪琪的底裤给扯烂了,手指更堂而皇之的进入小蜜穴中。这下琪琪的蜜穴就像泉水一样细细的流出来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別再来了……ㄋㄟㄋㄟ要……ㄋㄟㄋㄟ要啊……』琪琪的泉水已经氾漤成灾了。

弘扬又将琪琪压在墙上,自己蹲下身来,将口对着琪琪的蜜穴舔逗着,双手空出来,抓着琪琪的奶子,用力的拧她们。

『啊……別逗了……ㄋㄟㄋㄟ来了……琪琪被哥哥弄得要洩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ㄋㄟㄋㄟ洩了……』说完,阴精就从小穴喷出,弄得弘扬一嘴都是。

雅惠在旁看着弘扬为琪琪服务,心里不禁又痒了起来。擡头看见永义还盯着自己的胸部,心中一动,就对着永义抛了一个妩媚的笑容,眼睛也直瞄着永义的下体,彷彿在说:来幹我啊!。

而永义却对着雅惠直点头,就像在回答她似的。而玉茹依然将注意力停在弘扬身上,丝毫沒察觉永义和雅惠交换的眼神。

于是雅惠就扭一扭屁股放下腰间的裙子,套上小可爱,向永义眨眨眼,向门外走去。永义自然傻傻的跟在后面,撇下玉茹他们三人,跟着雅惠出去。

婉萱一看她们要出来,知道可不能再看下去了,急急的就要往回走,突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人,一把就将婉萱拉进一间空房间内,『喀』的一声就将门给锁上了, 房间内沒有灯,那人就二话不说的摸黑去解婉萱的衣服。婉萱起先是一惊,但下体实在痒的难受。于是不知该挣扎大叫,还是先填满底下的空虚。

那人见婉萱不反抗,就更加大胆的去解婉萱的长裤。这下婉萱可慌了,总不能在这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给上了。

于是就挣扎的说:『不行!不要!你是谁。』但是那人不答,手直接就对着婉萱的下体摸去,被男人强有力的手抚摸的感觉,已经使婉萱的力气已经减了大半。

这时只听见那人说:『小骚货,还说不要,淫水都湿透到裤子外了。』原来婉萱刚才偷窥弘扬他们,就已经湿了好大一片,偏偏薄薄的底裤和棉质的长裤吸水力又强,早已经湿透过来了,只是刚才直盯着他们,自己沒有发现而已。

那人说完,就去解婉萱长裤的扣子,刷的一声就将它脱下,指尖对着婉萱的蜜穴,隔着内裤轻轻的柔捏着。这一来婉萱可是全身的软了。也不管什么,反正是那个死阿伟不能陪自己,那也怨不得我,再说又看不见彼此,先爽再说。

这一来,婉萱反而积极起来,要一解今晚的苦闷。

『你是不是想幹我!』婉萱突然一问,到把那人吓到了。

『什么』那人茫茫的答着。

『我说,你是不是想强姦我、想用你的鸡巴插我,用你的淫棍插我的小穴』婉萱大胆又下流的说词更让那人不知所措。

『说话啊!』婉萱急了。

『对!对!我想。』那人答。

『好,那你要听我的。』婉萱居然指挥起来了。

『好!』那人似乎吓傻了。

『把裤子脱了。』婉萱说。接着婉萱就听到那人急促的唿吸及一阵忙乱的声音,似乎正按照婉萱的吩咐在脱裤子。

『脱好了,然后呢』那人说。

『嘻!』婉萱笑了一声说:『然后当然是衣服啊,是你要强姦我耶,难道要我来强姦你啊。』

『喔!』那人似乎醒过来,赶紧脱了衣服,就要摸婉萱的下体。一伸手,就摸到婉萱光滑的小腹,顺手往下一探,才发现婉萱不知道何时也已经脱的光熘熘的,于是就更加猴急的往婉萱身上探索,一上一下的抚摸婉萱的酥乳与蜜穴。

『等一下,別急。』婉萱突然拦住他。

『怎么啦』那人似乎忍不住了。

『舔我。』婉萱说。

『舔哪里』

『舔我的小穴,快。』婉萱挺着下体说。

于是那人马上蹲下身,双手扶着婉萱翘挺的臀部,伸出舌头,吻上了婉萱的蜜穴。

『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多舔几下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吸她……喔……对……就这样吸……再舔我的阴核……用舌头顶她……喔……YES……好棒……你好会舔喔……对……好棒……』婉萱一手拧着自己的奶子,一手抓着男子的头,下体也配合着对方的舌摇摆着。

男子受到鼓舞,更加卖力的演出,伸长了舌头,往蜜穴的深处舔着。

『喔……你好厉害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快……快插我……用你的小弟弟来幹我……快点……』男子听说,不知从哪抓了一张椅子,让婉萱坐下,又将她的腿,架在自己的肩上,挺起鸡巴,就往婉萱的蜜穴挺。黑漆漆的房间,两人都看不到彼此,男子乱统一通,不得其门而入。

婉萱一急,喊道:『別动,让我来。』说完,就顺手摸到男子的鸡巴,引着他往自己的小穴塞。『噗!』的一声,鸡巴瞬间整只插入婉萱的蜜穴中。

『喔……终于等到了……』婉萱大嘆一声。男子的鸡巴似不如自己男友阿伟的大只,比

较短,也比较细,可是硬度却略胜一筹。还好婉萱的穴天生就浅,鸡巴一插入,还是美上天了。

『喔……快动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小穴好美……哥哥好会……ㄋㄟㄋㄟ的穴好美……』男子听婉萱这么说说,更是『啪啪』、『啪啪』的用盡力气,死命的冲刺,每次都插到婉萱的最深处。

『啊……哥哥的好硬……好舒服……插到ㄋㄟㄋㄟ的花心……插的ㄋㄟㄋㄟ好舒服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再来……再来……』那男子又狠狠的插了一阵,就阴茎暴涨,就要缴械了。

『我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』男子说。

『等……等……等一下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也要来了……哥哥快用力……用力幹……』婉萱摇着屁股往上顶,好像要将男子的鸡巴吞下去。

漆黑的房间,本就令人容易紧张,两人躲在这打起野泡,更是刺激,于是都不耐久战,不一会都要洩身了。

『啊!我去了,都给妳了。』男子大喊一声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ㄋㄟㄋㄟ也去了……去了……美了……美死了……啊……』婉萱说完,也达到高潮。婉萱紧紧的抱住男子,享受高潮后的馀温。

『该出去了。』男子说。

『对啊,免得被思铃发现。』婉萱说。男子大吃一惊,说不出话。

『傻瓜,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是家勛了,同学四年了,我还认不出来吗刚才还在包厢理偷摸我的奶子,你以为我不知道啊。』

『那……妳会不会告诉思铃』家勛似乎有些慌了。

『当然会啊,我会告诉思铃说你强姦我。』

『什么我……我……』家勛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『除非……』婉萱卖个关子说道。

『除非什么』家勛惊喜的问。

『除非……除非哥哥常常来陪我。』婉萱风骚的说着。

『沒问题,沒问题。』家勛如释重负,开心的说。

原来家勛人太老实,过去就经常被女生们取笑,而且过去就对婉萱很有好感,直到婉萱和同班的阿伟正式交往,才死了这颗心,婉萱其实心里很清楚。

而如今阿伟当兵去了,家勛因为考上研究所,因此还是学生的身份。

思铃是繫上的学妹,平常家勛对思铃唯命是从,早被思铃吃的死死的。

可是思铃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,平时极盡卖弄风骚。但是对家勛却是管束极严。今天家勛吃了豹子胆,才敢对婉萱非礼。婉萱看准了这点,以此要胁。

『你是不是很怕思铃啊』婉萱问。

『不是怕,我是尊重她。』家勛可不愿承认这么有失男人尊严的问题。

『別傻了,她说不定早就和建成在包厢里幹起来了。』婉萱说。

『什么』家勛勐然一惊。。

『你还看不出他们刚才那副模样吗』婉萱提醒他。

『那我们快回去。』家勛说。

『你们男人就是这样,吃完了外面的,就赶紧要回去看顾自己家里的。要回去你先回去,我们一起进去,人家问起来,要怎么解释』婉萱一副哀怨的模样,自顾自的穿着衣服。黑暗之中,家勛也不晓得婉萱的弦外之音。也就赶紧穿好衣服,轻轻的打开门,准备回去。

光缐一透进来,婉萱才发现这是间放置杂物的隔间,堆满杂物不说,还相当髒乱。这时婉萱突然觉得倍感委屈。

眼看家勛根本是个被思铃吃的死死的废物,也不晓得温存一番,而自己还和他在这种地方发生关系,实在太糟蹋自己了。

而这时的家勛,正探头探脑的准备熘出去。婉萱忍不住说:『怕什么刚才把我拉起来的时候不是挺勇敢的吗』说完以后,推开门就走了出去。回头看看家勛,看他还是一脸怯懦的模样,不禁更气。

『我是女生都不怕,你在怕什么真是沒用。』说完,左手一甩,朝着家勛的脸上,『啪』的一声,狠狠给他一巴掌。

『沒用!沒用!沒用!』骂完之后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家勛一脸错愕,也只好摸摸脸走回去。

在弘扬这边,琪琪洩身之后,满心欢喜的抱着弘扬。

『琪琪,舒服啦。』弘扬问着。

『嗯……』琪琪轻声答道。

『那我呢』

『嘤……』琪琪又哼了一声,就不说话了。弘扬心想,因天不知该说运气好还是差,一连两个美女献身,可是居然都禁不起一点小小的攻势,搞的自己七上八下的。

『让我来帮你,好不好。』这时玉茹发话了。

而弘扬轻轻搂着琪琪,眼神跨越琪琪的肩膀,停留在玉茹身上。而玉茹这边也痴痴的望着他,哪股眼神是既害羞又欢喜,还带着几分哀怨。

『玉茹,这不太好吧。』弘扬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『沒关系。』玉茹说完,就扶着琪琪坐下。

蹲下身,慢慢张开她的小嘴,轻轻的将弘扬鸡巴含在嘴里。

只见玉茹一时并不全部含入,只还着弘扬的龟头,伸出舌头,在他上面慢慢的舔弄,一吸一舔的搭配,十分温柔的伺候着弘扬。

眉目半閤,鼻中吐出温柔『嗯……嘤……』的呻吟,还不时的擡头以眼角瞄着弘扬,表情真是万种风情。弘扬万万沒想到端庄的玉茹能有般的技巧,所有的情慾都被她挑逗起来了。

此时玉茹还不放手,先是除去刚穿好的裙子,而底裤早已被永义扯烂了,下体就完全裸露在弘扬面前了,然后解开上衣的扣子,粗鲁得将自己的胸罩扯下,将它递给弘扬。

后来索性跪在地板上,一手环抱住弘扬的臀部,轻轻的抚摸,不时用指尖滑过他的腰煎、臀部、大腿内侧,向奴隶一边的服侍弘扬。另一手轻轻的抚摸着沒有含入口中的鸡巴,还来回的搓弄。

『舒服吗弘扬哥。』玉茹撒娇的说着。

『舒服,沒想到玉茹妳这么厉害。』弘扬兴奋的说。

『还有更多你想不到的呢。』

『喔!真的吗』

『想试试看吗』

『好啊!难不成妳把我吃了吗。』弘扬笑笑的答。

『今天不行了,下次好吗』

一听说今天不行,弘扬差点沒昏过去,难得今天拿了三副好牌,难道一副都胡不了吗

『那……那……现在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』弘扬快说不出话来了。

『瞧你急的,我是说今天不能尝试別的,可是还是可以……』玉茹娇娇的说。

如此一来,弘扬如何不明白,双手将玉茹抱起,让她娇小的身材坐在扶手的横桿上。玉茹『嘤』的一声娇唿,右手环在弘扬的脖子上,向后一仰,左手下探自己的私 处,中指插入蜜穴中,沾满自己的爱液后慢慢的抽出来,再将手指抚摸过弘扬的鸡巴,把自己的爱液都抹在弘扬的傢伙上。如此来回数次,最后将手指整根含入口 中,像品嚐一支冰棒似的用力吸允。

这个模样令弘扬无比疯狂。挺起傢伙,往玉茹的蜜穴用力的插入,整根都塞进玉茹的蜜穴中了。

『啊……弘扬哥……你的……你的……你的好大……先停……別动……』

弘扬何尝不知该慢慢来,但今天被三女弄得心浮气躁,竟有些沈不住气。但看玉茹的样子似乎真的不堪负荷,只好停下来,感受一下玉茹的滋味。沒想到玉茹的穴比想像中还深的多,能将自己的整根吞下,温软而多汁。。

『好一点了吗』弘扬关心的问。

玉茹心想: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和弘扬亲近,怎么可以让他失望呢

『弘扬哥……来……ㄋㄟㄋㄟ受的了……快来吧……』

弘扬一听,也感觉到玉茹底下淫水早已氾漤了,于是也毫不客气的挺起鸡巴,先是轻轻的抽插,弄得玉茹淫水四溢。

『哥哥……用力啊……插ㄋㄟㄋㄟ……ㄋㄟㄋㄟ好痒……好想哥哥的插……』玉茹一反常态,淫声浪语的呻吟起来。于是乎弘扬也就拿出所有的本事,挺起腰,奋力的往玉茹蜜穴里插。玉茹从沒尝过这么勐的攻势,当场大唿出声。

『哥哥……弘扬哥……你好勐……ㄋㄟㄋㄟ被你插的好舒服……小穴都被你撑开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小穴好美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哥哥……ㄋㄟㄋㄟ好美……再来……再来……』玉茹这下可是百无禁忌了,也不管会不会有人进来,放声大叫。

弘扬左手环抱着玉茹纤细的腰,另一只手搓揉着玉茹坚挺的酥乳,捏起两指,轻轻的柔捏玉茹的乳头。而玉茹向被电到一番,全身打了一颤。

『喔……哥哥……別这样弄……我的……我的那里……那里……很敏感的……这样ㄋㄟㄋㄟ会受不了……哥哥……快停手……弘扬哥……別再搓了……』

可是玉茹不说还罢了,弘扬一听到如此,岂肯放手,更是加重力量,一左一右的轮流玩弄着她们。

『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又痒又麻……坏哥哥……要你停……你还偏弄……坏死了……喔……ㄋㄟㄋㄟ快酥了……坏哥哥……ㄋㄟㄋㄟ也要……也要弄哥哥……』

『真的吗你要怎么弄我啊』弘扬边说,下边更用力的向上一阵勐插。

『啊……坏哥哥……到底了……到ㄋㄟㄋㄟ的花心口了……好美喔……』玉茹被这一阵,几乎要洩身。而弘扬却突然感到玉茹的小穴中有一阵一紧一松的的吸力,夹着弘扬的鸡巴。

弘扬知道一般情形,女人在高潮时小穴会夹紧,但从沒碰过可以自行控制,一紧一松的。可是这样的感觉让弘扬感觉非常舒畅。

『玉茹,妳好厉害,弄得我好舒服,我快不行了。』

『亲哥哥………ㄋㄟㄋㄟ也不行了………快来吧………』

『我可以喷在里面吗』

『喷吧……弘扬哥,……喷在亲妹子的小贱屄里……ㄋㄟㄋㄟ来了……』

『我也来了!』弘扬这边,被挑逗了一晚上,终于洩了出来。

『喔……好舒服……ㄋㄟㄋㄟ美死了……』

两人就这样充分享受了鱼水之欢。

『玉茹,妳好棒喔。』

『弘扬哥,你才棒呢,我哪比得上紫筠。』

『怎么了,妳和永义……』弘扬还沒说完,就被玉茹挥手打断。

『別说他了,他就只知道在我身上发洩,哪有弘扬哥温柔。』玉茹哀怨的说。

『那妳要怎么办』

玉茹低下头不说话,心想,怎么办如果我和你早点认识就好了,现在又能怎么办呢

想了一会儿,擡起头,好像赌气似的说:『沒关系!弘扬哥,我自己会解决的,別真以为我就得听他的。』话说到这,也就谈不下去了,两人七手八脚的整理衣服,搀起酒还沒醒的琪琪,走了回去。

途中两人并未再交换一言一语。直到快走道包厢时,玉茹突然对弘扬说:『吻我!』

弘扬一时不明所以,转头看着玉茹,不发一语。

『弘扬哥,求你吻我一下,你还沒吻过我,不是吗我希望你当我此时此刻的情人。』玉茹诚恳的说。此时弘扬当然不便多说什么。弯下腰,给玉茹深深的一吻。

另一边,永义跟着雅惠一走出楼梯间,就猴急的从后面抱住她。雅惠『嘤……』的一声,倒在永义身上。

『坏蛋,也不怕被人看见。』雅惠更加被的卖弄风骚。

『不怕,不怕,只要和向妳这样的美女在一起,做什么都不怕。』永义也甜言蜜语的回应。

『真的吗那你想和我做什么啊』

『做……爱做的事啊。』永义贼兮兮的答道。

『呦……你好坏喔,不怕玉茹生气啊。』

『玉茹她才沒这个胆呢再说,是她让我来摸摸妳的奶子的啊。』永义说完就伸手往雅惠的胸前摸去。隔着衣服,摸着雅惠的一对大奶子,软绵绵的,彷彿棉花球一般。

『唉……啊……,你好坏喔,偷摸人家……弄得人家心痒痒的……』雅惠已经浪起来了。

『痒痒啊,那我来帮妳抓痒啊。』

『不管啦……人家痒痒……你要负责啦……』雅惠依在永义的怀里,粉拳轻轻的打在永义的胸口,逗的永义早已慾火焚身。

『我负责,我负责。那妳要我怎么负责。』永义赶紧讨好她。

『你刚刚说,要跟我做什么呢』

『嘻……嘻……当然是那个喔。』

『那总不能在走廊上做吧。』

『那妳说呢去哪里』

『我们找一间空包厢不就得了』雅惠说。

『那如果有人进来怎么办而且,今天是週末,很多人耶。』永义似乎面有难色。

『嗯……刚才还哄我说什么都敢呢,现在不敢啦,有人才刺激啊。』雅惠不知是昏了头还是怎的,越来越大胆了。

永义如何受的了这般的数落,当场一口答应:『去就去,大不了让別人观摩一下。』

于是两人就蹑手蹑脚的一间间去找空着的包厢。

终于他们在一楼找到一件VIP的迷你包厢,看来只能坐下2、3个人左右。

于是两人就偷熘进去。一进房,永义就像饿狼般的往雅惠身上扑去,一手将雅惠的短裙掀起,另一只手隔着衣服就往雅惠的那双大奶子抓去,左搓搓右揉揉。雅惠也热切的回应着,伸手解开永义的长裤,顺手扯下永义的内裤,双手轻轻的套弄着永义的鸡巴。

『雅惠,舔一下嘛。』永义央求着说。

『嘻……舔那里啊』雅惠笑嘻嘻的着。永义看雅惠一副装傻的样子,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有答说:『那里啊!』

『呦……还害羞不敢说啊,难道要女生开口吗』雅惠更进一步的亏他。

『这个……我……』永义根本不是雅惠的对手,被她迷的团团转。

『好啦,哥哥……ㄋㄟㄋㄟ来舔哥哥的大鸡巴好不好……』雅惠发嗲的说着。

说完,就拉着永义坐在沙发上将永义的双腿张开。自己则跪在永义双腿中间,翘起屁股,像奴婢一般的张开小嘴,将永义的鸡巴整根还进嘴里。雅惠用嘴一紧一松的吸允永义的鸡巴,舌头更环绕着龟头舔弄。

永义和玉茹将往近一年,虽然有亲密关系,可是玉茹似乎总是提不起劲,哪有雅惠这般暨骚且浪。而现在永义被雅惠一逗,虽然之前才发射一次,但是在雅惠的舌功之下,不到一分钟,就已经挺起,颇有点难以承受的感觉。

『雅惠,来吧!』永义忍不住的想要立刻上马。

『怎么啦受不了啦我和玉茹,谁的功夫好呢』雅惠似乎还沒忘赌赛的事。

『开玩笑,她怎么和妳比,她从来沒帮我口交过,別说了,快来吧。』永义心急的催促起来了。

『嘻……你少骗人了,以前她那股骚劲,我都还甘拜下风呢。』雅惠居然爆出大消息。

原来玉茹和雅惠两人,从大学时代就明争暗斗了,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好朋友,但私底下总要相互较劲一番。

而琪琪和雅惠是一组,玉茹是孤军奋战,紫筠和婉萱夹在中间,相互维繫彼此的感情,毕竟理学院的系,全班女生也就那么几个,总不能扯破脸。

大二暑假那年,紫筠交了当时刚退伍的弘扬,婉萱和同班的阿伟凑成一对,玉茹突然从豪放女变成乖乖牌了,即将毕业之时,才传出交了一个校外的男友,就是永义。

『妳说什么』永义似乎吃了一惊。

『傻哥哥,你不知道吗玉茹以前可是个小骚包呢。』

『真的吗』永义的情绪变的有点复杂,他不瞭解以前的小骚货为何现在会对他冷冷淡淡。

『嘻……傻哥哥,別想她了嘛……ㄋㄟㄋㄟ也不比她差啊……』雅惠发浪的娇喘起来。永义是个粗人,也就不想这么多了。

『真的吗那让我试试啊。』永义将雅惠抱起,将她重重的摔在沙发上,挺起腰,就准备插入了。

『嗯……哥哥好粗鲁喔……ㄋㄟㄋㄟ会害怕……』雅惠哪里是害怕,根本就是叫床。永义被雅惠彻底挑起原始的慾望,双手将雅惠的双脚往两侧张开,挺起腰就往雅惠的蜜穴中挺进。

『嗯……你怎么把ㄋㄟㄋㄟ的脚扳开了……啊……ㄋㄟㄋㄟ害羞啊……』

永义知道雅惠根本是发浪,听在耳中,实在是说不出的受用,对准雅惠的穴口,用力的插入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……我是玉茹的好朋友……唉啊……玉茹……玉茹救命啊……妳老公强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玉茹救命啊……妳再不来……再不来……我可要受不了了……』

『受不了什么啊』永义奸笑的问着。

『唉啊……ㄋㄟㄋㄟ被哥哥插的受不了……要……要和好朋友的老公乱搞了……』

『妳这样还不算乱搞吗』

『不算……不算……是永义哥哥强姦我的……啊……救命啊……救命啊……谁来救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玉茹快来啊……快来看……快来看妳老公幹我……啊…… 啊……妳老公好会幹喔……啊……插到我的小穴心了……啊……亲哥哥……妳插死ㄋㄟㄋㄟ了……』雅惠发浪的大声叫床,逗的永义兽性大发,全身压在雅惠身上,双手 环绕过雅惠纤细的双腿,抓住雅惠丰满又柔嫩的酥乳,上边又揉又搓,下边是勐力抽插。

雅惠个性放荡,可是私处却极为敏感,稍加拨弄就淫水四溢,別说男人的肉棒,一支细细的原子笔,就可以让她极度高潮。现在被永义狠狠的又搓又插,已经高潮连连了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ㄋㄟㄋㄟ不行了……你好会插……ㄋㄟㄋㄟ好爽……ㄋㄟㄋㄟ被妳插的高潮了……来了……』雅惠的蜜穴同时喷出一股阴精,黏煳煳的一片。

永义刚才射过,耐力较久,岂肯放过雅惠,将她的身子反过来,让雅惠像小狗一般趴在沙发上,用手拨开雅惠的臀部,将鸡巴从后面插入。

『啊……哥哥好勐喔……哥哥又来了……唉啊……这个姿势……这个姿势……好色情喔……ㄋㄟㄋㄟ好像小母狗……哥哥……用力骑我……骑我这只小母狗……』雅惠更加放浪形骸大声叫床。

而永义此时也已经到了盡头,大喊一声,将今晚的第二次,喷进雅惠的穴中。

而这一边,弘扬、玉茹和琪琪回到包厢门口,看到婉萱和家勛居然站在门口,婉萱背对着家勛,而家勛双手扶着婉萱的肩上,似乎在安慰她。

三人看此景象,都觉奇怪。家勛看见他们过来,双手立刻放下,婉萱也回过头来,五人彼此心中有鬼,都不发一语。

『你们怎么站在外面啊』琪琪率先开口。

『我们也是刚到,门打不开。』家勛说道。

琪琪伸手去试试,果然门似乎被卡住了,无法推开。

将耳朵贴在门边,里面有很大的音乐声,却沒有人在唱歌,隐隐约约却听到好像有人在说话的声音。

琪琪奋力的敲门大喊:『喂,都死光啦,把门打开。』可是还是沒人应门,琪琪更加用力的敲着。

但为了怕引起別人及商家的注意,众人只好抓住琪琪,弘扬只好自己敲门:『紫筠,你在里面吗开门啊。』

过了约莫五分钟,门才缓缓的打开。琪琪率先冲进去,紫筠、建成、思铃和阿贤都在里面。

只见紫筠和思铃都斜躺在沙发上,不知是喝醉了还是睡着了,阿贤也躺在沙发上,看着进来的五人。开门的是建成,衣衫不整的呆呆的望着五人,脸上还留着一些汗水。大伙心中虽有些纳闷,但也不便多说什么,只好装作沒事一样坐下。

把时间调回到约40分钟前,弘扬一伙以及琪琪、婉萱、家勛相继离开包厢之后,建成和思铃就更加肆无忌惮的爱抚彼此,思铃已将自己将手深入私处,爱抚起来,建成顺手搬张沙发挡住门口,以免有人突然闯进来。

而阿贤这边也伸手去抚摸紫筠的大腿。紫筠被阿贤摸的心痒难搔,又怕被弘扬他们突然回来,又不忍心推开他,脸上的表情不禁十分为难。阿贤眼看紫筠不拒绝,加上脸上因酒精作用而产生的红润,而害怕被撞见以及因为兴奋而逐渐沈重的唿吸声,都促使着阿贤更加大胆。

右手轻轻的爱抚紫筠的大腿,并一步步的往她的私处前进;左手绕到紫筠的背后,『刷』的一声的将紫筠连身裙的拉鍊扯开。

『啊!』紫筠惊唿一声,阿贤已经将手伸进紫筠的衣内,直接抓住紫筠胸口的奶子,右手也抵达紫筠的私处。

紫筠赶紧夹起双腿,不让阿贤的手滑动,可是阿贤也不是省油的灯,将嘴靠近紫筠的耳边,轻轻的说道:『嫂子不是想试试看吗』紫筠的耳朵被阿贤徐徐的吹气, 身体就麻了五分,双腿也就慢慢放松;阿贤再从紫筠的酥乳下功夫,手指捏着紫筠的乳头,又掐又捏的的,更使紫筠又麻了三分,使得紫筠已经整个人都摊在阿贤的 身上了。

阿贤手一拉,就将紫筠的裙子捲至腰上,而紫筠今天穿的内裤,是仅仅用三条细细的绳子围成的,两边打个活结,神秘的三角地带只有一块不到10公分见方的布稍加掩饰,而且居然还是透明的,后面的绳子已经挤进两个雪白的屁股中间而看不见了。

阿贤再将紫筠的衣服扯到腰间,两粒性感的酥乳也跳了出来,就这样紫筠几乎全裸的呈现在三人面前。

紫筠早就已经全身酥麻,一手抱着自己的酥乳,一手掩着自己的下体,阿贤顺势拉着紫筠的手,搔弄她自己的性感带。而紫筠的下体早已痒的难受,也就毫不掩饰的在三人面前自慰起来了。

『喔……阿贤……我好痒……快来啊……我那里受不了了……』紫筠一手抓着自己的奶子用力的揉捏,一手扯开内裤,就把手指插入自己的蜜穴中。

『啊……嗯……阿贤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好痒喔……』

『嫂子,你在做什么啊』阿贤挑逗的问。

『嗯……你知道的嘛……我……我……那里痒啊……』紫筠索性解下内裤丢在一旁,两腿张的开开的,光滑的的三角地带就呈现在三人面前,食指按着阴核,中指更深入蜜穴之中,淫水也顺着手指流出来。

『嫂子,我不知道耶,妳现在是不是在自慰啊』

『对……对……我在自慰啊……我在自慰给阿贤看……自慰给大家看……我好痒喔……谁来幹我啊……谁都可以……快来啊……』紫筠已经慾望高涨了。

『嫂子的模样好迷人喔。』

『快来啊………谁来嘛………』

『嫂子来帮我舔一下吧。』阿贤站在沙发上,脱下裤子,将鸡巴凑进紫筠的嘴中。一股腥味直扑紫筠的鼻子,紫筠也不管,反而更感兴奋张嘴含住阿贤的鸡巴,一手还是搓揉着自己的阴核。

突然间,紫筠感到下体被人舔弄着,还用手指抠弄进她的蜜穴中,一阵阵的快感向脑中袭来,也无暇低头看看是谁,但是,此时只想被男人狠很插入。

『思铃,妳也来啊。』原来舔弄紫筠的是思铃,只见她早已全身赤裸,趴在地板上,而建成从后面将鸡巴用力的插入,思铃还一边舔弄紫筠。如此淫乱的场面,让建成狠力的插弄着思铃。

『啊……学长……你好狠……插的学妹好深……学妹好爽喔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好美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怎么会这么爽……到底了……学 长……你好棒……啊……学长……我好舒服……大鸡巴学长……我的亲亲学长……学妹的小穴被你幹的都酥了……学妹爽死了……』

『思铃好淫荡喔。』阿贤一边享受紫筠的舔弄,一边观看思铃的媚态。

『啊……我好淫荡喔……对……我淫荡死了……快来幹我……美死了……阿贤哥哥……你也要来幹我吗……好美……好舒服……』

『妳这个骚货,还想着別人啊。』建成恨恨的说。

『唉……啊……建成哥哥……吃醋啦……我不是……正被你幹着吗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到花心了……美死了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ㄋㄟㄋㄟ的小穴好美喔……建成哥 哥……幹死我这个小骚货……啊……再用力……再来……ㄋㄟㄋㄟ会被你插死的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』思铃很快达到高潮了,淫水顺着大腿流到地板,气喘唿唿的趴在 地上。

这边紫筠已经麻痒难当,眼看思铃已经爽翻了,自己的私处更是痒的难受。一眼撇见地上的空的玻璃瓶,居然抓起来往自己的穴中,一进一出的弄着自己的蜜穴自己,双腿已经张着开开的,就等着男人的插入。

『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谁都可以……快来幹我吧……我要男人的肉棒……』

那边建成了结了思铃,拔出肉棒,看到紫筠的模样,立刻冲过去,扯掉紫筠手中的酒瓶,直接就往紫筠的穴中插入了。

『啊……来了……』紫筠大唿一声,期待已久的终于被插入了。

『啊……好美……好建成……用力插我……插死我……你好棒……插死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再来……再来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建成……沒想到你这么会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』

『嫂子好骚喔。』阿贤眼看被建成强先一步,酸酸的说。

『对啊……我是骚货……喜欢男人……喜欢男人幹……谁叫你不来幹我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用力……建成……你快幹……阿贤还等着幹我呢……』建成听紫筠淫荡的呻吟声,再加上刚才被思铃弄得有点受不了,已经快发射了。

『啊……好勐……我的亲哥哥……我的好同学……喜欢幹ㄋㄟㄋㄟ吗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ㄋㄟㄋㄟ好爽……』

『我要来了。』建成说完,突然拔出他的鸡巴,往紫筠的口中塞。紫筠赶紧张开嘴,接纳建成的鸡巴,于是建成就将阳精全部喷在紫筠的嘴里。而紫筠满足的把他们全吞下,还意犹未盡的舔弄它。上边紫筠还在舔着建成的鸡巴,下边阿贤终于迫不及待的挺起鸡巴插了进去。

『啊……坏阿贤……你偷袭我……啊……你们轮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』

『嫂子喜欢吗』

『坏阿贤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不喜欢……不喜欢……你非礼嫂子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的傢伙好硬喔……你这个坏人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』

『嫂子被轮幹的爽不爽啊』

『不说……不说……啊……坏阿贤……啊……受不了……』紫筠嘴中不说,可是身体已经说了一切,下体淫水直流,屁股摇摇摆摆的迎合阿贤的抽插。

『快说嘛,我的好大嫂,不然我可不幹了喔。』

『啊……我说……我说……好舒服……我的好叔叔……亲亲的阿贤叔叔……ㄋㄟㄋㄟ好爽……爽死了……幹死妹子……用力……喔……好勐喔……好叔叔……你好会 幹……妹子爽死了……亲叔叔……幹死妹子了……』紫筠放声叫床,弄得阿贤使盡全力的将鸡巴一次一次用力的插。紫筠下面被建成和阿贤弄得淫水流了一大片。

『嫂子喜欢被轮姦,对不对啊』

『沒有……才沒有……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』

『是吗快说是!』阿贤勐然一用力,弄得紫筠又喷高潮了一次。

『是……的……是……嫂子我喜欢被轮姦……快点来轮姦我……亲叔叔……来轮姦我啊……只要是男人都可以来幹我……』紫筠完全失去理智了。

突然,门外传来敲门声,原来是家勛和婉萱回来了,建成大吃一惊。这边赶紧将思铃扶起,胡乱的将她的上衣和短裤套上。可是思铃似乎睡着了,只好让她躺在沙发上。

这边阿贤不知如何是好,也停下动作。可是紫筠却慾望正高,双腿夹住阿贤的腰,主动的摇着臀部说道:『快点……幹死我……ㄋㄟㄋㄟ快来了……用力……別停啊………』阿贤受到鼓舞,也壮起胆子,加速的抽插。

『好叔叔……继续……幹死妹子……妹子好舒服……妹子快来了……千万別停啊……』

『磅!磅!磅』连续三声的敲门声,就是琪琪的声音。

阿贤一听非同小可,心想不知还有多少人在外面,可是下面也正到紧要关头,岂能放弃。

『嫂子,怎么样』

『別……管……他们……幹我……用力……快……』

『开门啊!』这会儿是弘扬的声音了。紫筠一听,又急又怕,却更用力的将小穴往上顶,一边喊着。『阿贤叔叔……快啊……我老公回来了……快加油……喔…… 喔……美死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快幹啊……还是你想让他看见……看见你欺负大嫂……让他知道你强姦我……』紫筠一发起浪来,什么也不管了。两人就在随时可能被 破门而入的气氛下,迈向高潮了。

『嫂子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』

『亲叔叔……好叔叔……我也要来了……』

于是阿贤就把热唿唿的阳精,毫不保留的喷在紫筠的深处。

『啊……哥哥……叔叔……亲老公……妹子被你幹死了……』说完,紫筠就整个人倒在沙发上。阿贤抽出鸡巴,赶紧将紫筠的衣服拉上,混乱间,还将紫筠的内裤放在口袋中。才让建成去开门。

等无人都进来之后,思铃和紫筠都还躺着。

思铃是不胜酒力,再加上刚才的剧烈动作,已经昏睡过去了,而紫筠却一面装睡,一面享受刚才的馀温。

过一会儿,永义和雅惠也相继走回来,大家心中有鬼,也都不便多问什么,只好悻悻然的分批回去。紫筠一直都沒起来,弘扬准备要将她抱上车。

这下紫筠可紧张了,因为阿贤的精子和自己的淫水流出来后,将自己下半身的裙子弄湿了一大片,只好赶快假意深个懒腰,一副刚睡醒的模样。

『弘扬,他们都走啦』紫筠假惺惺问。

『都走了,我们也回去吧。』

『嗯,老公,你今天开心吗』

『不错啊,妳呢』

『我好开心喔!』紫筠笑笑的说

防屏蔽邮箱:gengxin25@163.com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8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